现代足球发端于欧洲,兴盛于全世界。而对于世界上三大赛事中拥有最多拥趸的世界杯来说,和中国人的关系却发生在1978年之后。小小黑白电视、橘子味汽水、满屏幕五颜六色的庆祝彩带、把不停传球作为解说主基调的宋世雄的声音,一头长发的肯佩斯,神奇的马拉多纳,构成了中国人对于世界杯的最初印象。

世界杯足球赛开始于1930年的乌拉圭,1958年中国队首次冲击世界杯,但未能获得出线权。几十年里,国内鲜有球迷,中国球迷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这样的比赛。而这之前只能在报纸和广播中零零散散地获得一点关于世界杯的信息。直到1978年,中央电视台首次对世界杯进行转播。

当年,中国百姓家庭拥有电视机的比例还不到20%,而且基本上都是黑白9寸,就是这小小的黑白匣子,带给了中国球迷最初的世界杯记忆。当时李承鹏还在新疆读小学,家里没有电视机,他记得第一次看到世界杯时,几百个、甚至上千大人围在小小的电视机前观看世界杯比赛,“新疆的足球传统很浓厚,当时的足球氛围还是比较狂热的,无论汉族的、维族的青年都挤在电视前面看。 ”那是李承鹏对于世界杯的最初记忆。虽然只是录播,还是激起了人们很大的热情。刚刚改革开放,人们的休闲娱乐活动还很单调,看足球一下子成了非常时尚的事。

足球运动最大的吸引力在哪呢?在李承鹏的理解中,足球是属于男人的运动,需要超凡的技艺和强大的体能,需要细腻的处理,是智力和体力的激情碰撞,是年轻人过剩荷尔蒙的释放,在那个泡妞还不被允许的年纪,足球是青春期最好的伴侣。

1978年世界杯决赛,阿根廷最终以3比1击败荷兰,肯佩斯独中两元,还以6球获得了大赛最佳球员的荣誉,一头长发的肯佩斯成了中国球迷心目中的第一个“球星”。南美和欧洲强队的强强对抗,也完成了对中国球迷的启蒙。李承鹏对肯佩斯那个标志性进球至今记忆深刻,“带球突破,打得非常精彩。 ”

中国球迷也许只记得2002年中国队征战日韩世界杯的悲剧,其实早在1982年,中国队就出征世界杯,结果,同样是悲剧。李承鹏还记得,当年中国队败给新西兰,他伤心地流下了眼泪。也许当时他没有想到,这样的眼泪在20年后,还会再来一次,而似乎,比当年更为沉痛。

这一届世界杯,央视转播了其中的部分比赛,除了决赛都是录播。恢复高考后的首批大学生从那届世界杯起留下了一个光荣传统,大学食堂成为青年学子们见证世界杯的最佳场地。马拉多纳第一次崭露头角,不过却有负众望地只进了两球,还因踹人得到一张红牌。当时电视转播仍然是世界杯信息传播的主要渠道,宋世雄也仅仅是在香港转播,中国记者还不能够到现场采访,所以其他报刊杂志上的消息更是凤毛麟角。

1983年,中国第一个球迷拉拉队被组织到北京看球;1984年,中国第一个球迷协会在鞍山成立。中国第一代球迷成长起来。

1986年,电视在中国百姓家庭中已经很普及了。对李承鹏和郝洪军来说,这都是印象最为深刻并且意义非凡的一届世界杯。当年李承鹏正值高考,家里虽然有了电视,却禁止他看比赛。他只能躲到邻居家看,还要时刻盯防母亲随时可能的“突袭”检查,假装成做作业的模样。而那届世界杯则是郝洪军的首次体验。横空出世的马拉多纳深刻地影响了他未来的轨迹,从此逐渐成为一个球迷。李承鹏评价起马拉多纳,崇敬之情至今溢于言表,“足球在他的脚下就像精灵一样听话。而他就是控制精灵的人。 ”在同英格兰的1/4决赛中,马拉多纳半场得球,晃过对方5名球员将球捅入球门,成就世界杯历史上的经典一幕。当然,让马拉多纳更为出名的,还要说是在阿根廷与英格兰1/4决赛中的“上帝之手”事件。据说马拉多纳是用手将球送进球门的,可裁判却没看见,那个进球被判有效。

在那届世界杯上,曾担任中国足球国家队主教练(1983年~1985年)的曾雪麟被邀请进了演播室,球迷听到了更为专业,而非“一号把球传给了二号,二号又传给了三号……”的刻板解说。当时电视机还没能实现家家都有,而观众似乎也更热爱聚在一起分享快感的观看方式,在邻居家、学校、宿舍的篮球场、工会会议室等公共场合,留下了属于他们那个青春年代的眼泪和激情。 C02b

1986年第十三届世界杯在墨西哥举行,不过本届世界杯说实话是属于马拉多纳的。

阿根廷队与英格兰队之间的四强席位争夺战充满了神奇的色彩,两队的较量由于马岛海战的原因而备受世人的关注,在战场上失利的阿根廷队急于在足球场上找回尊严。

下半场发生的一切震惊了全世界的球迷。第51分钟,阿根廷队斜传球调入禁区,英格兰队后防全体压上造越位,身高1.68米的马拉多纳高高跳起,将球打进比自己足足高出一头多的英格兰门将希尔顿把守的球门中,这就是著名的“上帝之手”。

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9日凌晨,美国著名的社交名媛、希尔顿酒店集团继承人帕里斯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