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淑华渴望出国打一次比赛,争取拿到一个世界冠军。济南时报新黄河客户端记者郭尧 摄

孙子周末过来,该做些什么菜?广播里说过些天寒潮要来,是不是需备下些果蔬?不知不觉间,家里又该打扫与很多同龄人一样,67岁的王淑华,生活被琐碎事填满。但就是在这日常的生活中,王淑华却很是满足炒菜时,听听最爱的邓丽君的音乐,就拥有很多的欢乐。

而站在乒乓球台边上,则是王淑华生活中最快乐的时刻。那时的她,仿佛换了一个人神情异常专注,目光透过有些厚重的镜片,望向球台另一端的对手,大脑高速运转,判断着对手可能出现的发球方式

十年前的那个冬天里,王淑华在自己57岁那一年,拿到了济南市乒协“金牛杯”女子老年组的冠军。她说:“那就是我的世乒赛。”

1961年春天,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北京举行,那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举办世界大赛。那届世乒赛上,容国团喊出“人生能有几回搏,此时不搏更待何时”的口号,帮助中国男团第一次捧起斯韦思林杯;邱钟惠夺得女子单打冠军,成为中国乒乓球第一位女子世界冠军,也是中国体育第一位女子世界冠军!

那届世乒赛,不仅向世界展现出年轻的共和国昂扬的、蓬勃的生机,亦在中国大江南北掀起了乒乓热潮那一年,王淑华7岁,刚上小学。

“我是受体育老师影响,喜欢上打乒乓球的。”回忆起当年的情景,王淑华满是感慨地告诉记者,上台打球前,老师都让她们先练动作,每个动作,每人重复做100遍,“有的同学把鼻子都打破了,但还是愿意打!”

距离那个春天50年后,王淑华迎来了个人乒乓球生涯的第一次正式比赛。2011年元旦,济南市乒协“金牛杯”女子老年组的比赛在金牛公园旁的乒乓球馆举行。初登赛场的王淑华,感到很紧张:“心跳得很快,有时候打几场比赛,感觉都有些恶心,想吐。”那次比赛,很多高手参加,王淑华一上手,就知道对手实力很强,即便如此,她仍然一路杀入了决赛。小组赛三局两胜,淘汰赛五局三胜,两天的比赛打下来,王淑华的体力、精神已趋于极限。

十年时间过去了,关于那场决赛的很多细节,王淑华已记不清了,但她还记得,自己究竟是靠什么赢下来的:“打到决赛,对手的实力真得很强,我就是努力地告诉自己,保持好平常心,努力把自己平时练的打出来就好。”赛场上,比拼的是技术,是心态,也是战术。王淑华告诉记者:“你要观察对手,看她的准备动作,去判断她可能的发球路数。自己发球时,也要跟对手斗心眼,尽可能地在球的长短、旋转上增加变化。”

“回想起当时比赛的情形,那种比赛时的紧张气氛,感觉就跟我们国家队去打世界大赛是一样的。”说出这一席话时,王淑华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镜片后的眼睛里,闪烁着动人的光。

2015年,王淑华决定挂拍,不再参加乒乓球比赛:“孙子出生了,要在家里专心看护。”这是她第二次长时间离开乒乓球台第一次是高中毕业,18岁的她下乡去了聊城冠县,两年没有摸过球拍。

她的孙子今年6岁,如今开始跟着自己的爸妈一起住。王淑华再次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干点什么好呢?她上学时还喜欢跳舞,但已经好多年不跳了,一时半会儿捡不起来,“还是去打乒乓球吧”。

回归乒乓球台,王淑华心里冒出新计划,她想等全球疫情控制住后,和球友一起出国打一次比赛,争取拿一个世界冠军回来。“出国一趟的费用是3万至4万元,我们出去学习学习,也算是带着球拍去旅行。”王淑华说。

记者查询得知,中老年乒乓球爱好者可以参加世界元老杯乒乓球锦标赛,该比赛两年举行一次,参加人员年龄为40岁以上,各年龄组别均设立单打和双打比赛项目。

带着球拍旅行,如今成了王淑华和球友的常态。他们去泰安玩,会找当地的乒乓球爱好者打友谊赛。大家一起去南京旅行,会找球友儿子单位里的乒乓球爱好者切磋球技。

原来王淑华不喝酒,现在因常常跟球友聚在一起,也能喝一点白酒。一点是多少呢?她嘴角上弯举起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并拢后,缓缓地张开两厘米。

和王淑华一起喝酒的球友,来自济南市槐荫区中老年乒乓球协会。该协会成立于1997年,会长叫孙长林。2009年,王淑华加入该协会,开启了自己的夺冠生涯,在大大小小的比赛中先后拿到过四次冠军。

12月的一个午后,一群老人提着包来到济南市槐荫体育场二楼。记者看到,他们的包里有水杯、鞋、短裤和乒乓球拍。王淑华到达时,一位大爷告诉记者,“瞧,我们的主力队员来了。”

中老年乒乓球协会的球友们周一到周五下午以及周末和节假日上午打球,上午打球的日子里,中午会AA制聚会,大家一起喝个小酒。每个人出30元左右,酒是他们自己从家里带。

孙长林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逢年节日都给他送五粮液等白酒。“这好酒啊,一个人喝起来没意思,得大家一起喝,才有滋味”。

孙长林擅长直拍推挡,对手屡屡正手攻球,均未能拿下一分。相持几板后,已经81岁的孙长林碎步向前,正手快攻,赢下一分。

记者看到,孙长林使用的球拍上贴着颗粒正胶,与国际乒联执行副主席刘国梁当年打球时用的球拍类似,现在因乒乓球打法更新,很少有人使用贴有颗粒正胶的球拍打球了。

球拍没有与时俱进也无碍,孙长林告诉记者,球场上的赢,只是一时,“活得健康、快乐才是赢家。”

时至今日,王淑华仍记得自己拥有的第一个球拍那是用木头削成的,上面没有贴胶。王淑华开始打乒乓球时,父亲并不赞成,他觉得女孩子好好学习就行,不要分心。但王淑华没有放弃,一次学校组织乒乓球比赛,她报名参加了。父亲在他同事的邀请下偷偷去看了。那时候,王淑华打球还只会推挡,但手感算是不错,能抓住乒乓球的运动轨迹。

比赛结束没多久,父亲请厂里的同事制作了一个乒乓球拍送给她,“以后好好打吧,争取打出好成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