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讯 (记者 张骜 徐邦印) 乒乓球、羽毛球、体操等中国优势项目面临赛制改革,不过中国军团在奥运会上的夺金步伐应该不会因此减慢。

随着里约奥运会临近,世界体操联合会、世界乒联、世界羽联(微博)等国际单项运动协会近期纷纷提出改革议案,希望在2016年或2020年的奥运会上对赛制、参赛人数及金牌设置进行改革。不过无论是项目从业者还是体育专家,都认为这对中国队冲金影响不大。

国际乒联(微博)网站13日刊文称,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与国际乒联主席维克特在瑞士洛桑会面,两人就2020年东京奥运会乒乓球设立第五个小项的可能性进行了探讨。

“我们过去就在尝试将混合双打或混合团体列入奥运会乒乓球比赛中。我与巴赫主席的谈话传递了积极信号,希望能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乒乓球比赛中增加第五枚金牌。”维克特说。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来,团体取代双打成为奥运会乒乓球比赛项目,目前奥运会乒乓球比赛设有男、女单打,男、女团体4个小项。

对此,国家乒乓球队总教练刘国梁(微博博客)表示,无论加入的金牌是混双还是混团,对于乒乓球项目的发展都是好事,“我觉得混团的影响力更大一些,人多啊,有男有女,像苏迪曼杯一样。”

国际乒联首席执行官法拉格女士在接受《法制晚报》连线采访时表示:“项目多样化能够促进乒乓球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这是维克特主席上任以来一直追求的。”

当记者问及为何选择2020年作为改革突破口时,法拉格女士坦言:“日本作为2020年奥运会的东道主,东京奥组委的态度就变得尤为重要。作为世界乒乓球强国之一,日本希望给本国的女选手更多机会,混双和混团的加入无疑也会增加夺得奖牌的概率。”

与乒乓球项目谋取更多金牌不同,世界体操联合会针对2020年东京奥运会提出了团体“瘦身”的议案。希望能够给予各国单项的优秀选手更多机会。

国际体操联合会理事会近日举行的会议中,投票通过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全新奥运资格获取制度,以及相关的竞赛日程,审议通过的制度规定,团体赛将压缩至4人参赛。

团体赛作为奥运会体操项目的重头戏,近年来一直面临规则的变化,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团体赛赛制为“6-3-3”(即6人报名参赛、3人上场比赛、取3人成绩),2012年伦敦奥运会减至“5-3-3”,如今参赛人数和规则再次发生变化,变成“4-3-3”。

对此,《法制晚报》记者电话采访了中国体操队领队叶振南(微博)。据他介绍,团体赛名额的再次压缩其实是想给全能和单项选手更多的机会,“往届比赛参加全能和个人项目的选手也在团体赛名单中,规则变化后,会有一些单项特别突出的选手或全能选手,可以以个人身份参赛了。”

按照新的制度规定,获得奥运团体赛资格的协会将至多有两名选手有资格参加个人全能和单项赛,“其实是变成了4+2的模式,团体少一个人,但允许单项有两个人参赛,如果从总体参加的人数上看,反而每个协会至多有6个人参赛,比以前还多一个人。”叶振南说。

叶振南认为,此次规则的变化主要针对2020年东京奥运会,起码明年的里约奥运会是不变的,不仅是中国队,各个协会都不可能立刻做出应对,主要的变化调整会在下一个奥运周期。

至于如何针对规则变化做出改变,具体的细则还有待商讨确定,现在还稍微过早,至于大方向,叶振南认为要摆好团体、全能和单项的关系,“不能早期就促进单项化,还是要保持团体和全能的基础,尤其年轻选手的培养,到一定的年龄以后才能放开。”

对于奥运会,世界羽联也渴望进行改革。刚刚结束的苏迪曼杯上,羽联在淘汰赛阶段进行了对阵抽签,明年的里约奥运会,淘汰赛抽签也将亮相奥运会羽毛球赛。

2012年伦敦奥运会羽毛球小组赛最后一轮,作为夺冠大热门的中国选手于洋(微博博客数据)/王晓理(微博)完败给韩国组合郑景银/金荷娜,比赛中,双方为了避开C组第二的中国的组合,都出现了故意让球现象。

在随后河贞恩/金贞对阵印尼组合的比赛中也出现了消极比赛的行为,裁判进行了警告,赛事监督也进场警告双方选手。最终,这八名羽毛球运动员因消极比赛被取消了参赛资格。

对于伦敦奥运会羽毛球赛场发生的不和谐一幕,世界羽联官员承认这与赛制漏洞有关,给了选手们挑选对手的机会。通过改革,世界羽联不仅实现了自我纠错,也省去了球员和教练员算计“下轮打谁”的烦恼,更是对羽毛球运动声誉的一次拯救。

另外,世界羽联主席拉尔森透露,希望通过分制改革让比赛更加跌宕起伏、强度更高、进行速度也更快。“有关分制改革的话题我们还在讨论。”拉尔森主席表示,自己更倾向于五局三胜、每局11分、每球得分制。

2005年底,当时的国际羽联将15分发球得分制(女单为11分)改为了21分每球得分制。之前国际羽联还曾短暂尝试过7分制。

同样是中国奥运的传统夺金大项,乒乓球和体操针对2020年奥运会改革的手段却大不相同。对此,《法制晚报》记者采访了北京体育大学的研究生导师熊西北教授。

从事多年体育研究与教学的熊教授认为,增加金牌和缩减名额都是各协会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

熊西北:只是形式上不同,根本目的都是为了各单项协会自己的利益。项目想在奥运会保留一席之地,就要防止因过度垄断造成的项目边缘化。

熊西北:这是一个节点问题。一般在大赛(奥运会、世锦赛)前后,国际奥委会对各单项的关注度相比于平时将有所提升。单项协会选择在此时提出改革议案,正是抓住了这一点。

熊西北:国乒大可不必担心。作为国球,中国可以说已经基本掌握了这项运动的规律,而且我们的后备人才相当丰富,乒联改革是要增加金牌数量,这对国乒来说是夺得更多金牌的好机会。

熊西北:体操团体要改为4-3-3的话,增加了比赛的突发性和精彩程度,因为各队都减少了1名替补。而单项参赛名额的放宽,则给体操强国带来了更多的争金机会。中国体操目前的整体实力比巅峰时期有所下降,主要体现在单项上,所以抓好运动员培养和科学训练才是应对改革的关键。

熊西北:不会,作为夺金大项,无论是乒乓球、体操还是羽毛球,中国队的实力都可以说是相当出众的。而且改革针对的是全世界,如果说中国将遭受冲击,那么其他国家遭受的冲击无疑会更大。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